• 登录  |  注册
  • ca88官网>检索页>当前

    从课程内容看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8-11-20 编辑:赵晓非 来源:ca88会员登录入口-中国民族教育杂志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在少数民族汉语教学工作和研究领域经常被提及,其概念既存在区别又相互联系。将这些概念进行进一步的辨析,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研究部门和有关专家的探讨、决策,具有迫切的现实意义。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与语文课程、汉语课程的关系

    当前的少数民族教育中,仍然有一些人认为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的内容就是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这在概念上是不严谨的,在实际工作中会造成认识上的偏颇。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有其严谨的定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而对普通话的说明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 (官话) 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标准汉语。可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内涵主要是现代汉语和规范汉字。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与语文课程的关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语文课程的主要内容,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并不能涵盖语文课程的全部内容。《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应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祖国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祖国语言文字”的内涵要更广泛,包括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所以,语文课程标准说学习“祖国语言文字”,是意识到“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有明确的界定,不能包含“语文”的全部内容。

    表1 统编初中语文教材古诗文课数统计

    表1.png

    注:九年级2018年秋季开始使用,所以暂缺。

     表2 现行高中语文教材古诗文统计

    表2.png

    从表 1、表 2 两表可以看出,古诗文的比重从初中到高中逐步增加,到了高中阶段,达到一半左右。可见,仅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概括不了语文课程的学习内容的。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与汉语课程的关系。《民族中小学汉语课程标准(义务教育)》(2013 年版):“汉语课程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学生的汉语应用能力,使学生基本学会运用普通话和规范汉字进行交流沟通。”汉语课程的内涵也很清楚,重点是让少数民族学生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但是,汉语课程还肩负着让少数民族学生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学问的任务,少数民族学生也要学习古诗文。大家来看汉语教材中古诗文的统计(见下页表3、表4)。

    表3 人教版初中《汉语》

    (藏族地区使用)古诗文篇目统计

    表3.png

    表4 人教版高中《汉语》  

    (藏族地区使用)古诗文篇目统计

    表4.png

    现在,各地汉语教材和汉语高考都增加了古诗文的内容。与语文课程相比,汉语课程的古诗文比重较少,但也不能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简单地概括其内容。

    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的学习内容应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古诗文。因此,涉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语文课程、汉语课程的关系的表述,应该更加严谨,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应基于国家的法律规定。

    语文课程与汉语课程的区别与联系

    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都是国家课程,其目标都是使学生(包括少数民族学生)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古诗文,主要任务都是让学生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学问。两门课程仅仅是学习的对象不同,学习内容有所侧重而已。

    图1 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内容覆盖图

    表5.png

    通过图1可以清楚地看到,语文课程主要针对母语是汉语的学习者,包含口语到书面语、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两个转换。汉语课程主要针对母语非汉语的学习者,这些学习者的语言习得有三个转换:包括少数民族语言到汉语的语言思维转换,在完成这个转换的基础上,再进行汉语口语到书面语、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

    汉语课程与语文课程的学习侧重点不同。在学习重点上,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的重点在口语到书面语的转换上,包括部分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普通高中阶段语文课程对口语到书面语的转换和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都很注重,《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中的18个学习群,很清晰地呈现出这两个转换的相关内容。汉语课程的学习重点,在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帮助少数民族学生实现从少数民族语言(以下简称民语)到汉语的语言思维转换,以便他们更好地进入汉语学习;普通高中阶段,在少数民族学生汉语水平提高的基础上,适当加强汉语口语到书面语和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学习。

    汉语课程的学习重点在少数民族学生从民语到汉语的语言思维转换上,是符合语言学习规律的。大家可以通过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的实际情况来了解一下。

    根据在新疆开展的大规模学前初步汉语听说能力监测的结果,幼儿学习汉语的最大难点在于初步语句的能力。

    表5 2017年新疆学前初步汉语听说能力

    监测各维度描述性统计(n=3911)

    表6.png

    由表5可知,初步语句意识在监测的6个维度中得分率最低,而且与其他维度相比差距明显。一方面可以认为语句意识是在其他维度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少数民族幼儿掌握这项技能需要更多时间。另一方面也表明,语句能力差是幼儿形成初步汉语听说能力的薄弱环节。学前幼儿语句能力的薄弱,直接影响到小学阶段,据2016年针对使用人教版《汉语》(藏族地区使用)的小学汉语教师进行的调研,近一半(47.0%)的教师认为教学难点在于句型教学,其次是拼音(20.8%)、词语(20.1%)和汉字(12.0%)。

    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语句能力上呈现出的难点,实际上体现了语言思维转换的艰难性和重要性。

    少数民族学生掌握了初步的汉语应用能力,但他们的语言思维转换仍存在很多问题,在语句运用上还呈现薄弱之处。比如汉语的补语,就是少数民族学生学习的难点。

    可能补语:看得懂,看不懂;

    结果补语:看懂了,没看懂。

    问:这本书看得懂吗?

    答:看懂了。

    学生明白了问话者的意思(也可能没明白),问的是能不能的意思。但是他没有掌握补语的应用,回答了“看”的结果:看懂了。这样似是而非的对汉语的“掌握”,在实际中不胜枚举。

    对于少数民族学生来说,汉语课程是基础课程,关系到其他课程的学习。少数民族学生的语言思维转换,不仅关乎语言能力,还影响到其他学科尤其是理科的学习。少数民族学生理科成绩普通偏低,绝不是少数民族学生智力上存在问题,分析起来,还是语言思维转换的问题。理科的概念、定义等内容,逻辑性很强,没有较高的汉语能力,很难理解到位。在理科考试时很多学生反映看不懂题干,理科题干的逻辑性、概括性等,确实是少数民族学生语言思维转换的障碍,所以影响到学生的成绩,也是必然的。

    以上论述,能清楚地说明汉语课程和语文课程在学习重点上的侧重。

    用语文课程替代汉语课程的困境。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很多地方用语文课程替代汉语课程,来教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在具体实施中,师生感觉困难重重,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1)从成绩上来看,效果并不理想。根据对某学生汉语水平中等的地区(在所在自治区中)调研,汉语课程替代为语文课程后,城乡接合部的中学,学生的成绩在30分上下;市区比较好的学校,学生成绩在50分上下。(2)教学效率低。在同一地区调研发现,语文所占课时已经达到每周18节,但是成绩提高并不多,投入和产出比较失衡。(3)教师普遍反映要为学生补课,初中的要补小学的课,高中的要补初中的课,补的不是语文学习的内容,而是拼音、语音、语序等语言思维转换的内容,补的是汉语课。(4)涉及古诗文教学,当地一般的处理方法是古诗词背诵,古文基本放弃。少数民族学生由民语转换到现代汉语已经很吃力了,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更是难上加难,古诗文只能放弃。

    究其原因,主要是用语文课程替代了汉语课程,越过了少数民族学生从民语到汉语的语言思维转换过程,直接进入汉语口语到书面语的转换。在学习中,学生基本上靠自己来完成由民语到汉语的语言思维转换,语文课程和语文教材在这方面对他们的语言习得缺乏针对性,可以说帮助不大,有时因为语文教材难度过大,反而造成了学生的抵触情绪。至于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的转换,大家再回头看表 1-4,汉语课程和语文课程 古 诗 文 占 比 的 比 较 :初 中 阶 段7.64%/29.26% ;高 中 阶 段 14.71%/49.23%,可以看出汉语课程与语文课程有比较大的差异,这样的差异作用在学生的语言习得上,可以想象学生学习的艰难程度。

    很多学校用汉族老师来教语文,学生的语文成绩得到一定的提高。深入分析,这并不是语文课程的原因,而是因为汉族老师一般不会民语,只能说汉语,为学生创造了一个汉语小环境,推动学生必须应用汉语,并不是换用了语文教材起了作用。相反,如果使用针对性更强的汉语教材,可能成绩提高更显著。有些地区少数民族学生学习了两年语文后,最后一年又掉过头来学习汉语教材,去参加国家汉语高考科目考试或是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这说明用语文课程替代汉语课程还是要实事求是,要考虑到少数民族学生的汉语水平。

    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都是国家课程,目标都是让少数民族学生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古诗文,殊途同归。大家应该科学地看待两种课程的侧重性,根据当地少数民族学生的汉语水平、教师的教学能力、汉语语言环境,科学合理地选择语文课程或汉语课程。取得成功的教育教学模式从来都不是仅有一种,语文课程和汉语课程并不相互对立。对民族教育而言,贯彻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提高少数民族学生的汉语水平,就是要实现民族地区教育教学质量的全面提高和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是大家判断教育教学成效的基本标准。

    (编辑赵晓非系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吴瑞林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副教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ca88会员登录入口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